饕海

能在爱人的眼睛里看到什么

闲情偶寄

在你的歌声里有为心上人流的眼泪

虚无缥缈的  空灵着

因为你向来无声

只要一等你动樱花瓣的唇

舌尖就会飞出数十只滕派蝶

替我拂过你爱看的轻小说的封面

点在你驻足停滞过的海报上

一直飞至伊尔门湖

一直飞至伊尔门湖

但那儿没有古斯里手风琴

没有和你情投意合的钟子期

你无法同谁和鸣

那儿什么都没有

那儿只有一朝一夕衰微的海浪

那儿只有像我一样的白色燃烧石

愚钝又一语不发

却炽热的跳动着

像这样的   日渐稀薄

于是我们相对无言
于是你的泪就落了下来

泪汩汩流下

云翳聚集着

打湿了林荫小道的黄昏

低垂了那优柔着的含羞

泪汩汩流下

情愫干涸了

这个位置开始寸草不生

那个位置却是杂草丛生

泪汩汩流下

变成了这样的你

一无所有

却以此铸就了你的一切

我的好姑娘,从你开口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了,你的歌声是我的归宿。

但我无言。

你必兴旺,我必衰微。

空松:brother!为什么总戴憔悴如你的口罩呢?
一松:死于话多
空松:诶?啥??
一松:…我是说,防臭松。